楊欽仁

不辜負每一份信任,不放棄每一絲

  • 870

    文章
  • 3146669

    閱讀

讀書報戶口,父母承諾放棄房屋利益,動遷有份額嗎?(上海高院改判)

專欄:房產 2021-01-05 1226 0 原創

動遷房屋中,報戶口讀書情況十分常見,那么此類借戶口讀書,動遷時有動遷利益嗎?

 

根據法律與一般動遷政策(《上海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實施細則》第五十四條規定:“拆遷人給予房屋承租人的貨幣補償款、安置房屋歸房屋承租人及其同住人共有。),被認定為同住人的就有動遷利益,不認定為同住人的就沒有動遷利益。所以,認定是否有動遷利益的關鍵就是認定是否為同住人。

 

那么同住人認定有何條件?

根據相關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簡單地說,同住人要同時滿足三個條件:1、在被征收房屋處有本市常住戶口的;2、實際居住生活一年以上,但結婚、出生不受限制;3、無其他住房或者雖有其他住房但居住困難的人(僅限“福利性分房”)。

 

那么對于提到的讀書掛戶口讀書,父母承諾放棄,動遷有無利益的問題,還是應該根據上述所述,具體分析。

比如,

掛了戶口,但是在其他地方居住的,因為其不符合同住人認定條件,所以其不為安置對象,所以其沒有動遷利益。

 

結論在先,掛了戶口,在其中居住一年以上的,那么其符合同住人認定條件,所以為安置對象,所以有動遷利益。

 對于父母承諾放棄,不認為購成放棄動遷利益。因為,這是父母的承諾,不是安置對象的承諾,不對同住人有拘束力。

 

 

案例索引:胡某與王甲、王乙、王丙、王丁、王戊共有物分割糾紛  (2015)滬高民一(民)再提字第12號

 

 作者簡介:

楊欽仁律師,于華東政法大學,上海君瀾律師事務所律師。主要從事合同糾紛領域,其中尤為擅長房產糾紛、經濟合同糾紛以及涉外合同糾紛。十余年法律經驗,在工作之余歸納總結法律實用知識,把現實復雜案例化成簡單問答,幫助簡單、輕松了解現實法院處理結果。

附:裁判原文

 

審理經過

胡某因與王甲、王乙、王丙、王戊共有物分割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3)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向檢察機關申訴。上海市人民檢察院于2015年9月25日作出滬檢民(行)監(2015)31000000098號民事抗訴書,向本院提出抗訴。本院于2015年10月14日作出(2015)滬高民一(民)抗字第29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黃某出庭。胡某的委托代理人潘麗云,王甲的委托代理人葛金艷,王乙,王丙的委托代理人王丁和王戊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原告訴稱

2011年7月22日,王甲起訴至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稱,其系王乙的侄子,是王戊的兒子。胡某系王乙的外甥,王丙是王乙的兒子。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下稱XX號房屋)系公房,2010年3月25日,王乙作為XX號房屋的承租人與拆遷人原上海市盧灣區教育局、拆遷實施單位上海安佳房地產動拆遷有限公司(下稱安佳公司)簽訂拆遷補償安置協議。該協議約定XX號房屋的各類安置補償款為人民幣2,107,255.52元(以下幣種相同)。XX號房屋原系王甲的祖父王己、祖母楊某某承租并實際居住。2006年12月24日,楊某某去世,XX號房屋的實際居住人為王甲,三被告戶籍雖在XX號房屋內,但實際不居住,因此按政策規定均不屬于被安置對象。胡某及王丙戶籍遷入XX號房屋前,他們的母親均承諾放棄對XX號房屋的權利。王乙在本市有福利分房。2001年10月10日的家庭會議上,三被告也愿意放棄XX號房屋的權益。因此要求判令: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的動遷款2,107,255.52元歸王甲所有。胡某辯稱,不同意王甲的訴請,胡某自出生后戶口即報在XX號房屋內,在上學期間一直居住在XX號房屋,故是XX號房屋的同住人。胡某母親的承諾真實性無法確認,且對胡某不具有約束力。王甲提供的《媽媽的叮囑》是無效的。王甲在XX號房屋內未居住滿一年,因此其無權參與分配動遷款,在法院確定參與分配動遷款的人員后,應對動遷款進行分割。王乙、王丙共同辯稱,不同意王甲訴請,王甲的戶籍遷入XX號房屋才滿一年,動遷款中97,500元是搬遷獎勵費,屬承租人所有。上海市康佳路XX弄XX幢XX號XXX室房屋的認購權應歸王乙或者王丙所有。XX號房屋中有4個戶籍,該4人都是動遷安置對象,均可參與動遷款分配,其系承租人,王丙結婚多年無房可住,理應多分。王丙遷入戶口時的承諾對動遷沒有制約,XX號房屋系公房,因此《媽媽的叮囑》無效。王戊辯稱,同意王甲的訴請,要求XX號房屋動遷補償款中的5萬元歸王戊所有。

 

一審法院查明

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一審查明,王甲是第三人王戊之子,王乙是王丙之母,是胡某之姨。王乙與第三人王戊及胡某母親王庚等都是兄弟姐妹關系。

 

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原為王乙及王戊等的父親王己(已去世)承租的公有住房,王乙、王戊等兄弟姐妹出生、生活在此,直至成家工作陸續遷出。胡某1974年戶籍報出生在XX號房屋內,1991年因升學戶籍遷至海運學院,1994年8月24日,胡某戶籍又遷回XX號房屋。1994年6月8日,王丙戶籍遷入XX號房屋內。1998年2月19日王乙戶籍遷入XX號房屋。王乙母親楊某某去世后,王乙于2007年2月1日成為XX號房屋的承租人。2008年10月17日,王甲戶籍遷入XX號房屋。

 

2009年10月25日,原上海市盧灣區教育局取得上海市太平橋地區115地塊新建九年一貫制學校項目建設的房屋拆遷許可證,拆除房屋包括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拆遷實施單位為安佳公司。

 

2010年3月25日,王乙(乙方)與動遷實施單位安佳公司(甲方代理人)簽訂《上海市城市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約定:乙方承租的XX號房屋核定建筑面積為底層前客堂37.89平方米,底層客堂閣樓12.01平方米;乙方選擇按貨幣補償金額同等價值的產權房屋調換的補償安置方式,并同意與甲方按房地產市場價結算房屋的差價;根據基地安置方案,甲方應當支付給乙方貨幣補償款為1,447,143.92元,其中評估價格為827,364.32元,套型面積補貼為310,200元,價格補貼為309,579.60元;安置乙方的房屋計1套,房屋總建筑面積為72.31平方米,總價296,471元,房屋地址及面積如下,康佳路XX弄XX幢XX號XXX室(建筑面積72.31平方米),單價4,100元,總價296,471元,安置房屋與貨幣補償總額差價為1,150,672.92元,由甲方支付;甲方按規定付給乙方搬家補助費為598.80元,簽約搬遷獎勵費為97,500元,面積獎勵費為249,500元,認定建筑面積以外的使用面積補貼為112,912.80元,就近安置購房補貼(按核定建筑面積計算)為199,600元。該合同加蓋太平橋地區115地塊新建九年一貫制學校動拆遷專用章。

 

另外,胡某系殘疾人,獲得一次性補貼3萬元,第三人王戊獲得支邊一次性補貼5萬元。

 

二審法院認為

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審理后于2012年6月5日作出(2011)徐民四(民)初字第3065號民事判決:一、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人民幣1,475,078.86元歸王甲所有;二、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之外支邊一次性補貼人民幣50,000元歸第三人王戊所有。判決后,王甲、胡某、王乙、王丙不服,提起上訴。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審理后,于2012年8月8日作出(2012)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1714號民事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

 

一審法院重審中,王甲明確其訴訟請求為要求判令:1、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款2,107,255.52元歸其所有;2、上海市康佳路XX弄XX幢XX號XXX室房屋(下稱康佳路房屋)的認購權歸其所有。

 

一審法院另查明,王乙于1994年6月6日出具書面字據,內容為:“我為便于兒子王丙日后升學和就業,將其戶口遷入父親王己家中,今后若兄長退休回滬(居住或侄兒來滬,原審遺漏)工作,我決不與他們因住房而發生糾紛。特立此字據給父母親”。

 

胡某之母王庚曾于1994年8月13日出具書面字據給其父母,內容為:“鑒于天一侄兒將來有可能升學來上海,弟弟退休也可能在上海落腳,故胡某戶口遷回19號,將來結婚不占用XX號房屋”。

 

1995年3月,王乙曾購買上海市梅州新村XXX號XXX室公有住房的產權;之后,王乙出售上述房屋。王乙、王丙于2003年起居住在上海市浦東新區西營南路XX弄XX號XXX室房屋內。

 

胡某是上海市田林十二村XX號XXX室房屋的產權人。

 

2001年10月10日,王戊、王乙等的母親楊某某曾出具一份《媽媽的叮囑》,內容為告知兒女合肥路XXX弄XX號老屋所有權轉交王戊,希望兄弟姐妹團結友愛等。在一審案件審理中,王乙曾在答辯期內提出管轄權異議,認為其居住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戶籍地、動遷房均在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要求將案件移送至原上海市盧灣區人民法院(現為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審理。2011年12月19日法院經審查后作出裁定,駁回了王乙對管轄權提出的異議。該裁定王甲、王乙、王丙、胡某均未上訴。

 

王甲曾在2010年11月,至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起訴王乙、王丙、胡某,后撤訴。

 

在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及一審法院審理案件過程中,法院向XX號房屋動遷單位安佳公司進行調查時,安佳公司項目經理陳述稱:XX號房屋動遷嚴格按照政策,按房屋面積計算,計算標準為:被拆除房屋房地產市場評估價格*建筑面積*80%+套型面積補貼+價格補貼,計算出的動拆遷補償款為2,107,255.52元,另外8萬元的特殊困難補貼,對象特定的,其中3萬元是給胡某的殘疾補貼、5萬元是給王戊的支邊補貼。關于康佳路的安置房是給他們一戶的,具體由誰認購由他們協商確定。目前因該戶尚未搬遷且在法院訴訟中,所以全部動遷款項均未發放。

 

另,關于動遷協議約定的可由被拆遷人認購的安置房屋即本市康佳路XX弄XX幢XX號XXX室(建筑面積72.31平方米),對于該房屋,王甲及王乙、王丙均主張認購權利,但對于該房屋的認購價和市場價的差異,經法院釋明,王甲及王乙、王丙均不同意進行評估。

 

一審重審認為,XX號房屋所屬原盧灣區115街坊(東塊)基地,該基地拆遷補償安置方案依據《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上海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實施細則》等相關政策法規,被拆遷人、房屋承租人,以房屋拆遷許可證核發之日合法有效的房地產權證、租用公房憑證計戶,由拆遷人按戶進行補償安置,與拆遷人簽訂拆遷補償安置協議的被拆遷人、房屋承租人以房地產權證所載明的所有人或租用公房憑證所載明的房屋承租人為準。

 

根據該基地動遷政策,XX號房屋動遷按房屋面積計算補償款,以一戶計,對于該戶有多少戶籍在冊并非主要計算依據。XX號房屋為公有住房,拆遷安置補償款應由承租人和同住人共同享有。

 

本案中,王乙于2007年2月1日成為XX號房屋的承租人;而王甲戶籍于2008年10月17日遷入XX號房屋內,并實際居住在XX號房屋,XX號房屋地塊之拆遷許可證于2009年10月23日核發,且王甲在本市無其他住房,故王甲作為同住人和XX號房屋的承租人王乙均為拆遷補償安置對象,均有權獲得XX號房屋的動遷安置補償款。在拆遷補償安置協議中安置康佳路房屋一套,王甲主張由其認購該套房屋,王乙及王丙則主張由其認購,爭執不下,且對于安置房屋的認購價格與目前市場價存在的差額,王甲及王乙方又均不同意進行評估。對此,法院認為,該套房屋的認購權系給予被拆遷安置對象專有的,具有補償性質,在拆遷安置協議中約定的認購價低于同類市場價,換言之,取得認購權的安置對象如果按照協議約定的價格計算補償款的分割,勢必對于其他安置對象造成不公平。鑒于本案中的安置對象均主張認購權,又均不要求進行評估確定認購價和市場價的差額,因此法院將安置房屋判歸王甲及王乙共同認購,認購價296,471元應在全部拆遷安置補償款2,107,255.52元中予以扣除。

 

王丙、胡某戶籍分別于1994年6月8日、8月24日遷入XX號房屋內,均未在XX號房屋內實際居住,王乙作為王丙之母在王丙遷入戶籍前出具“我為便于兒子王丙日后升學和就業,將其戶口遷入父親王己家中,今后若兄長退休回滬居住或侄兒來滬工作,我決不與他們因住房而發生糾紛”書面意見給父母即XX號房屋原承租人,胡某之母王庚亦曾出具“胡某戶口遷回19號,將來結婚不占用XX號房屋”之書面意見給其父母即XX號房屋原承租人,屬于相關利害關系人在戶籍入籍XX號房屋時就房屋居住等作出的承諾。雖然庭審中胡某對其母的上述書面承諾的真實性提出異議,但又未提供相反的證據予以否定,故該承諾法院予以采信。上述承諾屬于相關利害關系人就XX號房屋居住等作出的承諾,不違反法律規定,也不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上述承諾應屬有效。據此,法院綜合考量后對胡某、王丙酌定分得部分補償款。

 

至于胡某系殘疾人,根據其申請獲得的3萬元一次性補貼,系有指向的補貼,歸胡某所有。而第三人王戊系支邊人員,根據其申請獲得的5萬元一次性補貼,歸第三人王戊所有。

 

另要指出的是,因XX號房屋為公有住房,房屋所有權并不歸屬原房屋承租人所有,故作為父母輩老人所出具的《媽媽的叮囑》不能成為處分該房屋的合法依據。但該份叮囑希望兒女團結友愛、互相幫助的殷殷之情,是值得本案各方當事人深切感懷體會的。

 

一審法院審理后于2013年6月26日作出(2012)徐民四(民)重字第5號民事判決:一、上海市康佳路XX弄XX幢XX號XXX室(建筑面積72.31平方米)房屋由原告王甲和被告王乙共同認購;二、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人民幣1,510,784.52元歸原告王甲和被告王乙各半所有;三、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人民幣150,000元歸被告王丙所有;四、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人民幣150,000元及殘疾補貼30,000元歸被告胡某所有;五、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中支邊一次性補貼人民幣50,000元歸第三人王戊所有。案件受理費人民幣24,058元,由王甲負擔10,139元,王乙負擔10,139元,王丙負擔1,690元,胡某負擔1,690元,王戊負擔400元。

 

判決后,王甲、胡某、王乙、王丙均不服,向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王甲上訴稱:一、盡管上訴人王甲與王乙系姑侄關系,但雙方關系非常緊張,矛盾沖突激烈,無共同生活的基礎,且康佳路房屋面積僅72.31平方米,要住王甲及王乙兩家共7口人是不現實的,更何況王乙在本市有多處房產,而王甲在本市無其他住房,因此真正需要動遷安置的對象是王甲。原審判令康佳路房屋由雙方共同認購,顯然是案結事不了。二、王乙自婚后從未在XX號房屋內居住過,且其在本市他處有多套房屋,其也是擅自將自己變更為XX號房屋的承租人,因此其不是XX號房屋的同住人,更不能成為新的承租人,也無權獲得動遷利益。三、原審判決已經認定胡某、王丙均未在XX號房屋內實際居住,因此不應享有動遷利益。四、原審判決未區分搬遷獎勵費的專屬性,而與動遷安置補償款一并分割,屬事實認定不清,請求二審在查清事實后依法改判全部動遷安置補償款(包括康佳路房屋的認購權)均歸上訴人王甲所有。

 

胡某上訴稱:一、原審法院對本案沒有管轄權,原審法院審理本案屬程序違法。二、上訴人胡某自出生戶口即報在XX號房屋內,讀書時戶口遷到學校,畢業后又遷回,因此既是XX號房屋的同住人,又是XX號房屋的安置對象,因此本案動遷安置補償款應當均分。三、上訴人胡某母親書寫的字據對胡某不發生約束力,對抗的是第三人,與動遷無關。四、動遷安置時上訴人胡某放棄房屋認購權,而上訴人王甲也簽字表示不要房屋,因此房屋認購權應歸王乙所有,請求二審平均分割動遷安置補償款及搬遷獎勵費。

 

王乙、王丙上訴稱:一、王甲在動遷安置時表示不要安置房屋,因此動遷時只購買一套安置房。一審法院對此事實只字未提,且所作判決又會引起累訟。二、王乙對王丙戶口所作的承諾,僅是對承租人所作,且針對的對象是王戊,而與本案無關,因此不能作為本案的判決依據。王丙求學期間多年居住在XX號房屋內,是同住人,應當享有動遷安置利益。三、王乙作為承租人在動遷過程中處理大量事務,付出了極大的辛勞,動遷安置協議的最終簽約成功是承租人努力的結果,因此王乙應當享有簽約搬遷獎勵費,請求二審依法改判簽約搬遷獎勵費由王乙一人所有,房屋認購權歸王乙、王丙所有,其余動遷補償款由四人均分。

 

再審被申請人辯稱

原審第三人王戊述稱,根據相關規定,在XX號房屋內有戶口,不必然就是安置對象,且王乙在出售福利性分房后購買了商品房,因此更不能享受動遷安置利益,要求支持上訴人王甲的上訴請求。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查明,重審認定事實無誤,予以確認。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中,各方當事人一致確認本市康佳路房屋目前市場價值為120萬元。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系房屋動遷安置利益的分配糾紛案,在當事人不能自行協商一致確定分配方案的情況下,人民法院在確定各權利人具體的動遷安置利益時,既要考慮戶籍因素,又要考慮實際居住情況,同時還要考慮XX號房屋家庭的整體情況,從而作出合法合情合理的裁決,以徹底解決本案當事人之間就XX號房屋存在的爭議。

 

根據查明的事實,上訴人王甲作為支邊的本案原審第三人王戊的兒子,其在2008年10月17日戶籍遷入XX號房屋后,實際居住在上述房屋內,現上述房屋遇拆遷,其在本市他處無住房,因此王甲作為XX號房屋的安置對象,既應享有動遷安置利益,同時由其認購康佳路房屋,既符合XX號房屋當時健在的王戊的母親楊某某出具《媽媽的叮囑》的本意,即由王戊(王甲)居住使用XX號房屋,又能彌補王甲因XX號房屋拆遷而致無房居住的現狀,相對于本案在本市他處有住房的當事人而言,亦更為合理。

 

胡某盡管在1974年因出生戶籍報在XX號房屋內,1991年因升學遷至海運學院,1994年8月24日遷回XX號房屋,但從8月13日其母王庚出具給父母的書面字據可以看出,王庚既認同XX號房屋最終由王戊及王甲居住使用,同時又對胡某結婚不占用XX號房屋表明了態度,況且胡某在XX號房屋未實際居住,本市他處又有住房,關鍵是XX號房屋動遷系以房屋面積計算補償款,在冊戶籍并非主要依據,因此,原審酌定胡某享有15萬元動遷安置補償款及另有3萬元殘疾補貼,合乎本案客觀情況,依法予以維持。

 

王乙作為XX號房屋的承租人,理應享有動遷安置利益。但鑒于王乙曾享受福利性質的分房,同時其在1994年6月6日出具書面字據,表明其將上訴人王丙的戶籍遷入XX號房屋僅為日后升學和就業之用,同時又承諾王戊退休回滬、王甲來滬工作,其決不會因住房與王戊、王甲發生糾紛,即表明其認可王丙非XX號房屋真正意義上的同住人,其又對XX號房屋的最終實際居住作出了相應承諾,因此,王乙、王丙要求擁有康佳路房屋的認購權及王丙要求享有與王甲、王乙同等的拆遷安置利益,與本案事實不符,不予支持。

 

綜上,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確定由王甲認購康佳路房屋的情況下,另考慮到王甲居住在XX號房屋時有一定的投入,搬遷新居亦會造成一定的負擔,同時又考慮到包括本案當事人在內的整個家庭對XX號房屋居住使用意愿表達之情況,酌定由王甲適當多得30萬元動遷安置補償款,既體現當事人應信守諾言之原則,又體現人民法院所作判決的公平合理性。據此,該院于2014年3月21日作出(2013)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一、維持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2012)徐民四(民)重字第5號民事判決第三、四、五項;二、撤銷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2012)徐民四(民)重字第5號民事判決第一、二項;三、上海市康佳路XX弄XX幢XX號XXX室房屋由王甲認購;四、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人民幣596,471元歸王甲所有;五、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人民幣1,210,784.52元歸王乙所有。一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24,058元,由王甲負擔11,923.6元,王乙負擔9,463.2元,王丙負擔735.6元,胡某負擔1,535.6元,第三人王戊負擔400元;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24,058元,由王甲負擔12,125.2元,胡某負擔1,554.8元,王乙負擔9,623.2元,王丙負擔754.8元。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抗訴認為,胡某自出生后戶口即在XX號房屋內,至讀大學因政策原因將戶口遷出,畢業遷入時,其母親王庚作了相應承諾,但該承諾并不涉及放棄房屋動遷利益,且胡某也未簽字同意,因此對胡某沒有約束力。胡某在他處的購房,非福利分房,故與本案動遷利益無關。相較王甲,原審酌定胡某僅獲得15萬元的補償款,顯失公平。

 

本院再審過程中,胡某的代理人向本院申請調查令向安佳公司調取了XX號房屋的《上海市城市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庭審中,各方當事人一致確認該協議和原審時王甲提交的動遷協議存在兩處差別:1、增加了設備移裝費1860元和變遷獎勵費2500元;2、增加了大病補貼3萬元。庭審中,王乙向本院陳述,該動遷協議是在2014年5月倒簽的,因此日期寫的是2010年3月25日。各方當事人在庭審中均表示,上述增加的錢款均未拿到,各方均按原審判決書確定的金額至一審法院執行庭取款,現已執行完畢。

 

本院查明

本院再審查明,二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

 

本院認為

本院再審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原審酌定胡某獲得15萬元動遷補償款是否公平。首先,本案系公有房屋動遷安置利益分配引發的糾紛,動遷款的計算以房屋面積為依據。其次,根據原審查明的事實,盡管胡某戶口在XX號房屋內,但其非XX號房屋的同住人,因此胡某并非動遷安置對象。故胡某要求按同住人條件分享動遷安置款缺乏依據,本院不予采納。按照政策,公有住房的動遷安置對象應為承租人和同住人,但XX號房屋的承租人王乙并未在XX號房屋內實際居住,且其已經于1995年取得過梅州新村的福利分房,因此本案分割XX號房屋動遷款時應適當減少王乙的份額。原審酌定王乙取得1,210,784.52元的動遷安置款有失公允,本院予以酌減。綜合各方當事人的戶口遷入過程、居住使用情況及XX號房屋的來源和XX號房屋家庭的整體情況等,本院酌定胡某和王丙可各分得50萬元動遷安置補償款。另外,3萬元的殘疾專項補償金歸胡某所有,5萬元支邊一次性補貼歸王戊所有。王甲作為XX號房屋的同住人(實際居住人)可享有本市康佳路房屋的認購權并可適當多分動遷安置款。

 

另,關于胡某在本院再審過程中調取的動遷協議中增加的金額處理問題。因當事人確認該動遷協議系2014年5月補簽,協議中增加的金額各方當事人均未領取,安佳公司是否給付亦無法查明。因此,當事人如欲分割該部分錢款,可另行起訴,本案中不作處理。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再審裁判結果

一、撤銷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3)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第一、二、五項;

 

二、維持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3)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第三、四項;

 

三、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人民幣500,000元及殘疾補貼30,000元歸胡某所有;

 

四、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人民幣500,000元歸王丙所有;

 

五、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補償款人民幣510,784.52元歸王乙所有;

 

六、上海市合肥路XXX弄XX號房屋動遷安置款之外支邊一次性補貼人民幣50,000元歸王戊所有。

 

本案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共計人民幣48,116元,由王甲負擔23,729元,王乙負擔7952元,王丙負擔7784元,胡某負擔8251元,王戊負擔40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人員

審判長沈盈姿

 

代理審判員陳嵐

 

代理審判員馬曉峰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

 

書記員

書記員劉霞

延伸閱讀(往期內容):可微信私聊律師獲取

一、出資翻建宅基地房屋,并非當然享有房屋拆遷安置補償權益

二、在拆遷許可頒布后,動遷協議簽訂前死亡的,是否享有動遷利益?(再審維持)

三、一文說清是否能分動遷補償款?(上海地區)

四、有戶口,非同住人(空掛戶口)可以分配動遷利益嗎?(上海高院再審改判)

五、有依據了!最高院公報:征收補償解決前,"釘子戶"有權拒絕交出房屋和土地

六、最高法院:政府違法強拆房屋 法院判定僅“補償”不行,要賠償!

八、手把手教你在房屋動遷中找“靠譜”黃牛

九、違法遷移戶口進公房,妄圖獨享動拆遷利益,怎么辦?

判例一:違法遷移戶口被上級公安部門撤銷,法院維持撤銷戶口的行政行為

判例二:戶口遷移被法院認定合法有效,駁回要求撤銷之行政訴訟

判例三:違法遷移戶口超過行政5年訴訟時效,被法院駁回

判例四:違法遷移戶口超過行政5年訴訟時效,被法院駁回

十、上海市二中院法官教你破解動遷補償款分割糾紛的困境

(一)居住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計算公式

(二)居住困難戶的補償安置辦法

四、具體問題的分析

(一)安置對象的認定

(四)不屬于安置對象又被考慮的人員

(八)空掛戶籍人對配套商品房的利益

十一、讀書報戶口,父母承諾放棄房屋利益,動遷有份額嗎?(上海高院改判)

舉報聲明:

本文由入駐華律自媒體作者撰寫發表,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臺立場。凡注明原創的文章,版權歸作者和平臺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0
房產專欄作者

楊欽仁,畢業于華東政法大學,現執業于君瀾律師事務所。主要從事:公司企業,不動產,以及合同相關業務。在公司企業業務中,楊律師為顧問單位提供法律文件起草、法律談判、

MORE >
業務范圍
公司企業,不動產,合同
電話: 1580191**** (浦東新區)
查看完整號碼
更多排行
fun88官网